难知身是客

李氏兄妹受难记 片段

许墨和李泽言长姐的感情磨合期,是炮友但彼此都不敢认真谈朋友。

“可我是没资格再爱的人,我的脸颊不再会像少女一样泛起红晕,想说爱你却空口无凭。”感觉这才是这一对的虐点,成年人的那种悲哀吧大概。

真正爱了就甜甜蜜蜜啦,这个节选是我从草稿里揪出来的,个人写着感觉很触动。

————————————


“我爱你。”许墨闷闷的说,低沉的声音轻柔的回响,像是泥泞里的小兽试探的龇起獠牙。


女人内心一震,感情像半满的一杯水,遭人晃动后就快洒出去,以至于让人产生满到溢出的幻觉。


“别闹。”她说,可水究竟满不满,举杯人总是知道。


“泽章,我爱你。”男人放低了声音,用虚声轻轻的呢喃。


“许墨,别闹了。”女人的声音似乎掺了蜜,黄鹂在白森森的蛛网上挣扎,不知道谁是谁的囚徒。


“泽章…”


“不是说了么?唯独不能说这句。”女人脸上的柔情一下子就消逝了,声色俱厉地打断。


男人的头发垂下来,虚掩着眼睛,快看不清神情,时常挂在嘴边的笑却还在。不知为何,李泽章觉得他就像是被抛弃了的孩子,在雨里找不到回家的路。李泽章这才想起来面前的大男孩似乎还和自己的弟弟喜欢着同一个姑娘,恐怕是把平时不敢对那位姑娘说的话通通说了出来,没想到这位天才教授还算蛮纯情。


“你不用困惑,”李泽章莞尔一笑,心里却苦笑不出来。


许墨几乎是眼神一亮,抬起头来看着她。


“如果是悠然的话,她会很害羞的,你只需要轻轻抱着她就好了。”


求求你,别让我看见你们这样。


“她会脸红,这是正常的,因为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人都会比较反常,显得不怎么从容。”


求求你,别让我看见你在那姑娘的面前手足无措。


“血液涌上来说明她很紧张,害羞,好好包容她就好。”


可我是没资格再爱的人,我的脸颊不再会像少女一样泛起红晕,想说爱你却空口无凭。


“加油吧,我可是很支持我弟弟追她的。”李哲章单眨了一下眼睛,目光在许墨身上停留了一秒就刺痛般弹开。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这样怯懦呢?李泽章交握着自己冰凉的双手想,如果是十年前十九岁的我会怎么做呢?她想起了当时白白的校舍和清新的草场,梳着马尾的女孩子勇敢的在跑道上奔跑,路过某处的时候她红着脸大声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揣着兔子一样砰砰乱跳的心一阵风一样溜走。当时的男孩面貌早已模糊了,她只记得是个爱打篮球,爱露出牙齿笑的学长。那年的春风卷过她的回忆,她充满眷恋的微笑了起来。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