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知身是客

李氏兄妹受难记

许墨x李总姐姐

李泽言x许墨妹妹

又名你们姓许的都是切开黑吗

ooc属于我,爱属于老许和李总

私设如山

————————————————————————


“章姐,看什么呢?”


“哈哈哈,来,我表演给你看”


女人把手上的纸巾贴在红唇上,轻轻的摁了一下,眼睛盯着远处的一个服务生看。


“原来你去了趟洗手间就是为了上口红。”


“可不是吗。”


“账我结了,给你笔。”坐在女人旁边的小青年无奈的在账单上写上小费,转手把笔递给女人。


“这么客气!”


“不客气,下次你结。”


女人很迅速的把纸巾翻过来,在背面开始写电话号码。


“章姐,看上哪个了,我帮你叫过来。”


“哈哈,没事儿,我自己来。”


女人半抬起手打了个响指,向不远处的服务生招了招手。


远处的服务生走了过来,显得有些迷茫,但是还是笑着问了一句有什么能帮您的。


“可以添点水吗?多谢。”女人笑着说,手指在写着号码的纸巾上轻轻点了点。


“好的,您稍等。”


“…我去取外罩。”青年终于受不了了,收起信用卡后就起身,拿出衣服号牌,“门口等你。”


“黑的ck,谢谢。”


“嗯?哎,好。”


服务生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大瓶水 “您的同伴离开了吗?真没想到。”


“他去取衣服了。”


“今天的菜品您觉得如何呢?”服务生接着倒水的动作半弯着腰,从侧面转过头来看着女人。作为顾客和服务生,两个人的脸离得有些过紧了些。


“…好极了。”服务生这么一凑,饶是胆大包天如她也愣了一下。


服务员身上飘来了淡淡的古龙香水的味道,贴近的脸上是恰到好处的笑容,浓密的黑发意外的显得很清爽。两个人对视了几秒,服务生就抬起身来。


“我尤其喜欢最后的甜点,那个酸甜的马卡龙配上香草冰淇凌很完美。粉色和白色搭配起来也很美观。”女人挑起一侧眉毛,继续评论道。


“那道甜点是这里的招牌,”黑头发的亚裔服务生笑着说,“您很喜欢是我们的荣幸。”


“哦,已经快九点了,”女人故作惊讶,“你不会要工作到半夜吧,真是辛苦。”


“这里开到半夜,但是我十点就会离开了。”男人意有所指的低声说。


“是么。”女人拿起水杯抿了一口,放下水杯前,把纸巾翻了个面,露出鲜红的口红印。


“那还真是有趣。”她把玻璃杯放下,压住纸巾的一角,“麻烦帮我把这里收拾一下吧。”


女人从容不迫的把零碎塞进手包,然后起身一笑,转身离开。


—————


小餐厅门口。


“谢谢!”女人把小青年递来的外套穿上,两个人从灯光昏暗的小巷离开。


“怎么样?”小青年走了一段路之后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还挺惊讶的,”女人顿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她想到了那个服务生的眼睛,一眨不眨,是极其少见,及其澄澈的暗金色,“没想到是同道中人啊。”


“可惜了,是个帅哥但是你没法泡了,人家喜欢异性。”


“李泽章!”小青年瞬间被点着了,恶狠狠的骂道。




脚在油门上蠢蠢欲动,下章先开姐姐和许墨的车好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