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知身是客

李氏兄妹受难记 片段

许墨和李泽言长姐的感情磨合期,是炮友但彼此都不敢认真谈朋友。

“可我是没资格再爱的人,我的脸颊不再会像少女一样泛起红晕,想说爱你却空口无凭。”感觉这才是这一对的虐点,成年人的那种悲哀吧大概。

真正爱了就甜甜蜜蜜啦,这个节选是我从草稿里揪出来的,个人写着感觉很触动。

————————————


“我爱你。”许墨闷闷的说,低沉的声音轻柔的回响,像是泥泞里的小兽试探的龇起獠牙。


女人内心一震,感情像半满的一杯水,遭人晃动后就快洒出去,以至于让人产生满到溢出的幻觉。


“别闹。”她说,可水究竟满不满,举杯人总是知道。


“泽章,我爱你。”男人放低了声音,用虚声轻轻的呢喃。


“许墨,别闹了。”女人的声音似乎掺了蜜,黄鹂在白森森的蛛网上挣扎,不知道谁是谁的囚徒。


“泽章…”


“不是说了么?唯独不能说这句。”女人脸上的柔情一下子就消逝了,声色俱厉地打断。


男人的头发垂下来,虚掩着眼睛,快看不清神情,时常挂在嘴边的笑却还在。不知为何,李泽章觉得他就像是被抛弃了的孩子,在雨里找不到回家的路。李泽章这才想起来面前的大男孩似乎还和自己的弟弟喜欢着同一个姑娘,恐怕是把平时不敢对那位姑娘说的话通通说了出来,没想到这位天才教授还算蛮纯情。


“你不用困惑,”李泽章莞尔一笑,心里却苦笑不出来。


许墨几乎是眼神一亮,抬起头来看着她。


“如果是悠然的话,她会很害羞的,你只需要轻轻抱着她就好了。”


求求你,别让我看见你们这样。


“她会脸红,这是正常的,因为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人都会比较反常,显得不怎么从容。”


求求你,别让我看见你在那姑娘的面前手足无措。


“血液涌上来说明她很紧张,害羞,好好包容她就好。”


可我是没资格再爱的人,我的脸颊不再会像少女一样泛起红晕,想说爱你却空口无凭。


“加油吧,我可是很支持我弟弟追她的。”李哲章单眨了一下眼睛,目光在许墨身上停留了一秒就刺痛般弹开。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这样怯懦呢?李泽章交握着自己冰凉的双手想,如果是十年前十九岁的我会怎么做呢?她想起了当时白白的校舍和清新的草场,梳着马尾的女孩子勇敢的在跑道上奔跑,路过某处的时候她红着脸大声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揣着兔子一样砰砰乱跳的心一阵风一样溜走。当时的男孩面貌早已模糊了,她只记得是个爱打篮球,爱露出牙齿笑的学长。那年的春风卷过她的回忆,她充满眷恋的微笑了起来。



李氏兄妹受难记2

许墨x李泽言的姐姐,车,高速

两人只是约,接上篇,李泽章连许墨叫什么都不知道

顺便说下,故事从上篇开始就在纽约


https://shimo.im/docs/XVb8oCFkmigWWRxT/ 「李氏兄妹受难记2」 

李氏兄妹受难记

许墨x李总姐姐

李泽言x许墨妹妹

又名你们姓许的都是切开黑吗

ooc属于我,爱属于老许和李总

私设如山

————————————————————————


“章姐,看什么呢?”


“哈哈哈,来,我表演给你看”


女人把手上的纸巾贴在红唇上,轻轻的摁了一下,眼睛盯着远处的一个服务生看。


“原来你去了趟洗手间就是为了上口红。”


“可不是吗。”


“账我结了,给你笔。”坐在女人旁边的小青年无奈的在账单上写上小费,转手把笔递给女人。


“这么客气!”


“不客气,下次你结。”


女人很迅速的把纸巾翻过来,在背面开始写电话号码。


“章姐,看上哪个了,我帮你叫过来。”


“哈哈,没事儿,我自己来。”


女人半抬起手打了个响指,向不远处的服务生招了招手。


远处的服务生走了过来,显得有些迷茫,但是还是笑着问了一句有什么能帮您的。


“可以添点水吗?多谢。”女人笑着说,手指在写着号码的纸巾上轻轻点了点。


“好的,您稍等。”


“…我去取外罩。”青年终于受不了了,收起信用卡后就起身,拿出衣服号牌,“门口等你。”


“黑的ck,谢谢。”


“嗯?哎,好。”


服务生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大瓶水 “您的同伴离开了吗?真没想到。”


“他去取衣服了。”


“今天的菜品您觉得如何呢?”服务生接着倒水的动作半弯着腰,从侧面转过头来看着女人。作为顾客和服务生,两个人的脸离得有些过紧了些。


“…好极了。”服务生这么一凑,饶是胆大包天如她也愣了一下。


服务员身上飘来了淡淡的古龙香水的味道,贴近的脸上是恰到好处的笑容,浓密的黑发意外的显得很清爽。两个人对视了几秒,服务生就抬起身来。


“我尤其喜欢最后的甜点,那个酸甜的马卡龙配上香草冰淇凌很完美。粉色和白色搭配起来也很美观。”女人挑起一侧眉毛,继续评论道。


“那道甜点是这里的招牌,”黑头发的亚裔服务生笑着说,“您很喜欢是我们的荣幸。”


“哦,已经快九点了,”女人故作惊讶,“你不会要工作到半夜吧,真是辛苦。”


“这里开到半夜,但是我十点就会离开了。”男人意有所指的低声说。


“是么。”女人拿起水杯抿了一口,放下水杯前,把纸巾翻了个面,露出鲜红的口红印。


“那还真是有趣。”她把玻璃杯放下,压住纸巾的一角,“麻烦帮我把这里收拾一下吧。”


女人从容不迫的把零碎塞进手包,然后起身一笑,转身离开。


—————


小餐厅门口。


“谢谢!”女人把小青年递来的外套穿上,两个人从灯光昏暗的小巷离开。


“怎么样?”小青年走了一段路之后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还挺惊讶的,”女人顿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她想到了那个服务生的眼睛,一眨不眨,是极其少见,及其澄澈的暗金色,“没想到是同道中人啊。”


“可惜了,是个帅哥但是你没法泡了,人家喜欢异性。”


“李泽章!”小青年瞬间被点着了,恶狠狠的骂道。




脚在油门上蠢蠢欲动,下章先开姐姐和许墨的车好了